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K生活帮 >张晓卿:送旧迎新须省思‧齐心建构和平世界

张晓卿:送旧迎新须省思‧齐心建构和平世界

  • 浏览量622
  • 点赞量453
发布于:2020-07-08
张晓卿:送旧迎新须省思‧齐心建构和平世界(吉隆坡31日讯)2011年是天灾人祸频传的一年,也是群众走上街头宣示人权,全球示威活动遍地开花的一年。3月11日,日本东北部发生9级大地震,复引发骇人海啸,夺走了超过2万人的宝贵生命,并造成难以估计的经济损失。这场大灾难也令全球陷入核辐射的危机之中,引发全球对核泄漏事故的关注与担忧。在这前后,纽西兰基督城和土耳其也发生大地震。在泰国,延续3个月大水灾,造成逾500人死亡,300万人受灾。洪水令多年来陷入政治恶斗的泰国雪上加霜,造成1千亿泰铢的经济损失。菲律宾的南部,也在岁末之际被一场热带风暴“天鹰”打得哀鸿遍野,造成千人死亡。东南亚被大水灾的梦魇所困,非洲一些地区则陷入了60年来最严重的旱灾,断粮缺水,饿殍遍野,犹如人间炼狱。饑荒导致数万人活活饿死,一千一百多万人饱受饑饿的煎熬。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报告说,非洲之角已有大约50万儿童因营养不良而濒临死亡,另有一百七十万儿童也面临死亡的威胁。所有的这些灾难,都是大自然反扑的结果,天灾的背后,也隐含着人为的破坏以致人类自食其果的因素在内,人类今后该如何与大自然共存共荣,值得全球反思。与此同时,保守的阿拉伯世界,则吹起“阿拉伯之春”的号角,掀起“茉莉花革命”的狂潮,中东和北非的民众纷纷走上街头,向民主和人权发出了最深切的呼唤,最先是突尼西亚的人民揭竿而起,推翻了强人班阿里。不到一个月后,革命之火又延烧到了埃及,迫使另一铁腕统治者穆巴拉克黯然下台。期许全球共同省思几个月后,利比亚独裁者卡达菲也走上了末路,叛军在北约的军事支援之下,不但一举夺下了首都黎波里的控制权,也把卡达菲鎗毙于街头。紧接着,叶门总统沙雷也在压力下,成为阿拉伯之春第四个下台的领导人。四个执政时间合共近128年的独裁者,竟然在短短一年内死的死,逃的逃,令举世为之震撼,也重新思考人权和主权孰重孰轻这一重大课题。民主发展相较进步的欧洲,则陷入了债务危机,因此也不能置身于人权诉求的狂潮之外。希腊是全球民主制度的发源地,却因债务危机而破产,陷于困境的国民爆发了一场又一场的示威行动,以宣泄他们的不满与抗议。欧债危机甚至撼动“欧猪五国”的政局,不到一年时间,即令债务缠身的爱尔兰、葡萄牙、希腊、意大利和西班牙等“欧猪五国”相继变天。美国也走不出经济衰败的阴影,失业民众打出了《我们属于那百分之九十九》(We are the 99%)的口号,发起了《佔领华尔街运动》,全球数十个国家的民众也在各自的城市群起响应,对全球日趋严重的贫富悬殊现象,表达了他们最强烈的抗议。天灾人祸串成了令人惊骇连连连的2011年,踏步而来的2012年,又会是一个甚幺景象?即将举行总统选举的台湾,会不会再变天?预料很快就将迎来大选的马来西亚,会不会再产生震撼性的政治格局?毫无疑问,这些问题,值得我们关切。而人权与主权孰重孰轻的问题,也值得我们进一步的深加观察和探讨。坦率地讲,当今国家政治中,并没有一套十全十美的制度,如何界定真正的民主、自由与人权的定义,也的确一直存有争议。但不能否认的是,人权和主权的问题,今天已属价值全球化的一个关键组成部份,也是一个越来越难以迴避的问题。主权的概念兴起于近代欧洲,主要是出于民族国家王室对抗教廷之用。主权的原初含义,是指民族国家拥有的主权,乃是超越普世神权的。在现代,主权的作用则是防止外国的干涉。但如果一国的领导人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而实施恶法,恣意地运用主权侵犯人权,令人民陷于苦难之中,那人权是不是可以否定主权,以达成国家变天?孟子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显然,在几千年前,孟子就已认同人权高于主权的这一标準。因为人权是每个人的基本尊严,是每个人生来都应享有的权利。1993年世界人权会议通过的《维也纳宣言和行动纲领》,即明确的表达了“基本人权和基本自由的普遍有效性是毫无疑问的”的这种信念。所以,诸如种族歧视、种族清洗、恣意逮捕、恶意扣留、实施酷刑、禁止思想自由等,都是对人权的侵犯与破坏,要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制裁,任何国家或国际组织都有权对之进行人道的干预。这种干预不能被视为是干涉别国内政的举动,因为,当人权不被保重的时候,国家的存在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主权也就不存在了。送旧迎新,我们期望迎来更加和平、进步和繁荣的日子。也期许全球共同省思,为建构一个更加民主、更加自由、更加公平的世界,而奋斗,而努力!‧2011.12.3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