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K生活帮 >妞专访:为日常增添隐晦神秘的微光 最会说故事的插画家川贝母

妞专访:为日常增添隐晦神秘的微光 最会说故事的插画家川贝母

  • 浏览量409
  • 点赞量914
发布于:2020-07-02

妞专访:为日常增添隐晦神秘的微光 最会说故事的插画家川贝母 

第一次有意识地遇见川贝母的绘画作品是在书店里。无意间看到他与孙梓评、阿力金吉儿共同推出的小书《雨日的航行》。而直到这次的採访,才发现川贝母笔下那些带着圆脸、面无表情难以揣测的人偶,与他本人有着偌大的差异。这回插画家川贝母带了本「文字版本的他」与大家见面,那就是他的首本短篇小说集《蹲在掌纹峡谷的男人》

source:川贝母-flickr

妞专访:为日常增添隐晦神秘的微光 最会说故事的插画家川贝母

Source:川贝母-脸书

一开始提到某回在书局「有意识地遇见川贝母」,为何是有意识呢?因为川贝母从高中开始,便与美术班的朋友一同投稿插画到报纸,他的画作一直也都有在报刊杂誌露出,也许妞编辑在过去某个吃午餐的时刻、中学时期剪贴副刊优美佳句的时候,早已默默多看了好几眼他那带点隐晦的绘画风格。

是特别会做选择的小孩、还是有些特别的小孩?

妞专访:为日常增添隐晦神秘的微光 最会说故事的插画家川贝母

Source:川贝母-脸书

在《蹲在掌纹峡谷的男人》的〈万花筒〉篇章里写到:「也许你有发现,有些人就是特别会做选择。他们总是走在对的道路上,事情会照着他们的意愿发展下去,就算有其他意外也多半是正面的能量。」因此当我问到「你自己是否正是很会做选择的那种人呢」,川贝母则回答:「好像没在做选择,一切都很顺其自然。高中念美术、大学念设计,因为走的也不是体制外的教育方式或道路,所以一切都蛮明确的,也没有经历过太两难的抉择情况。」

这不就是天生很会做选择嘛!!!(键盘被敲歪)

而妞编辑想,为他生命带来「意外」的「正面能量」的人物正是 孙梓评。孙梓评不仅为这本书写了推荐序言,同时也是这本小说的催生者。对于奇想总是平时偶尔和朋友开开玩笑、对于文字创作顶多是自己记录些心情在日记本上的川贝母,从没想过他的这些O.S.可以写成故事,却因为孙梓评意料外的邀约,提议他要不要在自由时报上写篇短文,而诞生了此书的首篇小说〈丛林〉,也成为这本书最初的起源。

在阅读完本书第一篇文章〈丛林〉后,妞编辑便感觉到不对劲。

真的很不对劲。

文字太有魔力了吧!!他不是画家吗?但这从日常无端岔出的奇幻想法是怎幺回事?为什幺最平凡的台湾角落,到他笔下却像是电影当中最关键的那个场景,隐约散发着引发人好奇的光芒。川贝母不受控制且理所当然的想像力,让《蹲在掌纹峡谷的男人》显得超现实,但读者却能深刻感受到,他在叙说的,正是我们昨日、今日、明日都在面对的事情,如此踏实而普遍,以至于每个人都可能在任何一个篇章的某一句话被触发

妞专访:为日常增添隐晦神秘的微光 最会说故事的插画家川贝母

source:蹲在掌纹峡谷的男人

像是妞编辑个人最喜欢的一篇〈小人物之旅〉。当聊到这篇文章时,川贝母也说许多人都向他表达过对这篇文章的感受。故事起于主角的姊姊在Google Map的街道搜寻中,看见在去年夏天过世前,不自觉中被街景车拍下的爸爸。故事发展到后来甚至发现Google的街景地图其实都是鬼魂去完成的,而爸爸去世后也正担任着这样的工作,甚至在前往西伯利亚冒险探勘前,路过来和儿子见个面。

爸爸给我一个拥抱。我们从未拥抱过,我感到自己有点生硬,但爸爸却意外地熟练与热情,死后的爸爸似乎有着我不知道的变化。

对于为何会将爸爸与GoogleMap结合在一起,川贝母说爸爸是真的有被街景车拍到,「不过我爸还活得好好的啦!」他接忙补充。至于鬼魂的想像是因为觉得Google Map非常强大,任何偏僻的村落甚至是喜马拉雅山都有,让他觉得彷彿是鬼魂这样来去自如(至少在想像里是)的对象才能完成这些任务。〈小人物之旅〉详细全文请点此自由时报连结。

假如你遇到另一个你自己,你会帮助他?还是利用他?

妞专访:为日常增添隐晦神秘的微光 最会说故事的插画家川贝母

source:蹲在掌纹峡谷的男人

而在〈万花筒〉与〈蹲在掌纹峡谷的男人〉这两篇小说中,都提到了「多重的我」的概念。

〈万花筒〉故事场景发生在邮局,而小说里的推销员在卖的其实是个可以窥视过去与未来自己的万花筒。川贝母说:「迴避了邮局推销员的推销,那假如他推销的东西其实很珍贵的话,自己是不是就错过了什幺很关键的东西呢?」

〈蹲在掌纹峡谷的男人〉则是自我与掌纹中另一个自我对话的过程。自己虽然在现实生活中面对各种困境与打击,但在象徵各种命运与可能的掌纹中的另一个自己,实际上也正在面对着风沙开拓茫茫道路。川贝母表示因为自己去年发生一连串不太好的事情,当下感觉似乎有种命运的关係,因此写了这篇文章抒发心情。

「在写这两篇文章的时候其实是不同的出发点,但写完之后却发现彼此相互呼应。如果遇到不同的自己你会帮助他,还是利用他来完成自己呢?〈万花筒〉是在窥视另外一个自己的决定,所以当看到做了某个决定的自己很惨之后,便会决定自己不要往那个方向前进。而〈蹲在掌纹峡谷中的男人〉则是相互扶持的概念。


假如我们可以自由摘除不想要的记忆……

妞专访:为日常增添隐晦神秘的微光 最会说故事的插画家川贝母

Source: family-friends-and-relation-missglayiii

书中的另一篇小说〈拔罐〉,则是发生在传统市场旁民俗疗法店面的故事。主角周先生专门帮人家拔罐,但拔罐抽走的不是生理上的疲劳与压力,而是贯穿人体全身的不好记忆,因此周先生不起眼的店面总是络绎不绝,因为有太多想摘除负面记忆的人。

周先生渐渐喜欢待在自己的房间。有时会躺着,耳朵贴在地板上,听着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声音,然后去猜测说话的是谁,那里正发生什幺事。而让他惊讶的是,事情就跟他所听到的一模一样,没有半点差错。渐渐的,周先生除了听地板、墙壁,也把耳朵靠近所有他想听到声音的地方。把耳朵贴紧水果,就可以听见果实的声音。西瓜有风吹着沙子的声音,芒果有果蝇振翅的声音,也听到了农夫在喷药时抱怨儿子上大学后很少回家的碎语。

 

Q:假如是你会去找周先生拔罐吗?

川贝母说:「会啊!很多人问在画画时在想什幺,画画的时候很容易想到过去不太好的事情,不知为何在画画时就特别容易出现。」

Q:但我们常会有艺术家是靠痛苦与忧郁在创作的印象,假如没有那些记忆会不会反而失去创作灵感呢?

川贝母:「觉得就算没有这那些记忆,也不会画不出来。像我看《哈利波特》时就很喜欢「储思盆」的想法,所以很想写个跟记忆有关的文章。不好的记忆想看的时候再拿出来看就好。」(大概是一个歌曲〈突然好想你〉中,突然被回忆趁虚而入的感觉吧)

文字成为另一个创作的窗口

妞专访:为日常增添隐晦神秘的微光 最会说故事的插画家川贝母

Source:川贝母-脸书

身为插画家的川贝母,这次推出的作品却是一本短篇故事集,只有在封面以及每篇章节开始前,会有一张对应的画作。川贝母甚至说:「有时候写一写会想到某位画家的风格,觉得请对方画的话也很好。」(画迷心头一震)

这本书的产出方式是先写完故事才进行画作创作,原本以为有了故事雏型后,在图像绘製上会是更轻鬆的一件事情,但川贝母却说:「写字和画画的创作方式是对立面,在写故事的时候就像是在看电影一样去叙事,而画图时是将故事的文字解构,重新组合成图像,所以蛮花力气的。」他认为文字有文字想像空间,图画也有图画的想像空间。

而在这一年书写〈蹲在掌纹峡谷中的男人〉期间的川贝母,其实暂缓了大多其他的插画工作。他说:「去年整个不画画只写书,有种回到创作起初有趣的感觉。画画当工作,画久真的就是工作。就有点老手了啦,案子过来时就会有个框架浮现,而写作就是从无到有,必须重新去规画整个故事走向,感觉找回创作时的热情。」

在书中川贝母也提到了关于下一本书的想法,不过他说这次想花更多的筹备时间。「想要看更多参考资料。假如要写黑熊想要去动物园观察,因为实地观察一定有很多网路查询无法获得的资讯,像是天气、气味、等等。」〈蹲在掌纹峡谷的男人〉其实就像是属于川贝母的拔罐,里面潜藏了各种他的记忆,不管是听觉、视觉还是触觉的,而他再用最捷径的道路、简单却準确的文字,诉说你心里的那个故事。

川贝母用字之精确,就像书名〈蹲在掌纹峡谷的男人〉,为何不是坐、站或是走,而是「蹲」这个姿势。当我们站久了想要蹲下来休息,而蹲久时却有有股隐约的疼痛促使我们想站起来。蹲是休息也是一个考验,而这周而复始的规律就像是不停起落变化的生活。


和川贝母说话会让你感觉到是非常舒适的,他说话的语速不疾不徐、总是笑笑的,让你的每句话都有落脚处般被他好好接着。而在他画笔下或是文字中的人物,除了那份诚挚不变的温度外,却有着各种天外飞来一笔的恶意,说是恶意也许有些言重,或许是恶趣味,或者是人生中那些无意间将你逼到墙角的触发事件。想要体会川贝母式的幽默与感性的话,立刻入手一本〈蹲在掌纹峡谷的男人〉还不算太迟。

妞专访:为日常增添隐晦神秘的微光 最会说故事的插画家川贝母

Source:川贝母-脸书

此外,川贝母从5月29日到6月30日止,在台中勤美‧诚品绿园道B2F想像大街,有〈蹲在掌纹峡谷中的男人〉的图文创作展,展示的都是书本中亲手绘製的原画。想亲眼目睹原画实感,以及那些没入平装书中的画作细节的话,记得在结束前去感受一番啰!

蹲在掌纹峡谷的男人 x 妞新闻-读者专属抽奖活动

妞专访:为日常增添隐晦神秘的微光 最会说故事的插画家川贝母

想获得新书吗?

妞活动读者专属抽奖活动(即日起 - 2015/7/2) 请点此

我想即刻拥有请点此


    相关推荐